公子,这段孽缘我续定了 仙乐馆
    燕长乐跟林玉清刚一坐下,小二便殷勤的过来招呼了。这“仙乐馆”是整个燕国数一的高级饭馆,里面菜色佳肴数不胜数,更是有其他饭馆没有的东西。正是如此,所以来这里的人非富即贵,更何况像这种单独包间的,肯定更上一层楼。小二不敢怠慢,点头哈腰道,“二位客观需要点什么?”

    这家饭馆也不是第一次来了,但为了展现出自己的魅力,于是学着其他大家闺秀一般,细细的捏着嗓子娇羞答道,“我,我也不知道,玉清哥哥先点吧?!?br />
    额……这位小姐以前不是挺能吃吗,一周七天有五天都能偷偷出来大吃一顿,其余两天就叫她家丫鬟来打包带回去。怎么今天带来了个陌生男子,就这般扭扭捏捏了,女人啊,真是奇怪的物种。小二咽了咽口水,默默的发了个誓,以后一定不要找表里不一的女人,否则怎么穷死的都不知道。

    “那就,店里的招牌菜全部来一遍吧?!绷钟袂遄笏加蚁?,也没想出个什么好吃的菜,虽说这饭馆他小时候来的也不少,但这么多年没回来,早就忘了有什么了。

    “好的客官,要不再尝尝我们店里新出的桃花酒吧。它是用甘甜爽口的冰泉所酿成的,平时一开馆就卖完了,今天还剩着两壶,二位可以尝尝?!?br />
    “好好好,都上来!”一听到桃花酒,长乐便再也装不下去了,这酒太难等了,曾经刚出来的时候更是火爆,连续等了十几天,才等来一壶。主要是她不愿意暴露身份去压迫别人,那样得来的东西,连她自己都要唾弃一番。不过难等归难等,在这烈日炎炎的夏天,这冰冰凉凉的桃花酒也是解暑的不二选择了。

    “好嘞?!蓖琶媲罢馀右蜃约揖贫┞冻霰拘?,小二这才觉得她正常了,于是偷笑着行了个礼就退下了。

    长乐正打算跟玉清哥哥唠唠嗑,说说这几年的事,刚笑容满面的转过头,就看见黑着脸进来的燕胤桦和跟他身后的宋子涵,一时间,也不知道要说啥了。

    燕胤桦看见某个人怔住的表情并不搭理,只是闷哼一声,坐在了林玉清旁边,摇着纸扇,慢悠悠的说,“为了庆祝你今个儿回来,我特意让这家掌柜的开了后门,多留了两壶桃花酒,这酒啊,解暑气。刚好你舟车劳顿,喝了好凉爽一番?!?br />
    “想不到胤桦兄竟如此贴心,玉清当是自愧不如了?!绷钟袂逦溺хУ乃党稣饷匆痪浠?,真真是与小时候的讨嫌孩子不一样了。

    嗯?那两壶酒居然是二哥派人留的,还是开后门留的,她从来都没开过后门就是为了给大家树立一个榜样,就算是皇亲贵族,也要人人平等,公平竞争,他居然?开!后!门!想到这儿,真是是可忍孰不可忍,长乐猛的拍了一下桌子,吓得燕胤桦虎躯一震,差点把刚喝的茶水吐了去。

    “燕长乐,你又发什么神经啊,一惊一乍的,吓死我了!”燕胤桦皱着眉头抱怨道,真是的,老是这样,他的小心脏可受不了!

    “你你你!你居然!利用自己的身份,去威逼利诱,威胁别人,给你开后门!”一时间,长乐口不择言,真真是太过分了,她都没有这种待遇!

    “少污蔑人,人家自愿的好吧,而且我说的开后门是指,给他三倍的价钱,一天多造了两壶酒而已?!毖嘭疯氩灰晕?,拿人钱财替人消灾,亘古不变的道理。

    “嘁,懒得理你?!毖喑だ直窳吮褡?,无言以对,只得傲娇的哼哼了。

    终于掰回一局了,谁让她刚刚在马车上锁他喉儿,他不要面子的吗!燕胤桦在心里默默爽了一番,又开口朝林玉清问道,“几天后的贵族狩猎大会,你怎么想的?”

    林玉清拿起茶杯,吹了吹浮在上边的菊花瓣,经过加工,已经成了干货,泡在水里也有淡淡的花香味,“自然是参加了,我这几年出去学艺刚好可以拿出来?!?br />
    “但听闻有个韩国的世子,年纪轻轻就练就了蛊毒之术,而且心狠手辣,本来有好几个兄弟姐妹的,结果死的死残的残,我担心……”燕胤桦此时也不嬉皮笑脸了,脸上的严肃衬托了此事的严重性。

    “那岂不是,玉清哥哥会有危险啰?”长乐突然开口,这件事情听起来,是挺危险的。

    “一天到晚就知道你的玉清哥哥,那我不是你哥哥了??!”燕胤桦抱怨道,所以从小到大他不宠她也是有道理的,整天玉清哥哥长玉清哥哥短的,完全不把他这个正牌哥哥放眼里好吧?

    “哼,你这不好好的吗?!背だ中∩止镜?,好在厨师做菜快,小二已经一道一道摆上桌了,不一会儿,整张桌子就被占满了。香味扑鼻,谁还有心思去听那两个大男人讨论事情啊,于是长乐小心翼翼的扯下了一只脆皮鸭腿。反正他俩谈事不会注意到她,那就大大方方的吃一顿吧!

    最后小二把两壶桃花酒放在了燕胤桦面前,行了个礼,“三位慢用?!本屯讼铝?。

    尽管这芳香四溢的饭菜让人垂涎欲滴,但那两个人一心扑在大会上,完全没反应。感情就是来谈事,吃饭只是个幌子罢了。

    “不过如何,大会是肯定要去的。只是说韩国本来就生性奸诈,歹毒不已,要做好准备,最好多安排一些暗卫,?;け菹碌陌参?。他们的蛊术本来就不易发觉,何况是他国世子,更应万事小心?!绷钟袂宄了剂艘换岫?,说出的一席话倒是吓人。

    “这方面我倒是做了充分的准备,我主要是怕,比试的时候会出什么幺蛾子。昨个儿我和父皇也商议过了,狩猎场是一片很大的林子,也不可能做到每个地方都有守卫。毕竟这是各国济济一堂的大会,守卫太多了不仅影响发挥不说,还会让他们心生不快。显得我国不待见人,处处提防,不好交友?!彼低?,燕胤桦的眉头皱的更深了。如此棘手的问题,要不是玉清回来了,还真不知道该找谁讨论了。

    接着,二人就陷入了沉思。这事还真不好办,防御好了,得罪别人;防御不好,自家性命难保。

    二人突然沉默,就只剩下了一旁吃得满嘴是油的燕长乐的咀嚼声音了。只瞧见她一手拿着啃了不知道几口的脆皮鸭腿,一手拿着酒杯正往嘴里送,就像几天没吃饱过饭似的。再看看桌子上,什么脆皮鸭,红烧鱼,糖醋排骨,通通都被吃个精光,只有几个零散的配菜放在上面,不然就是酱汁,太能吃了吧。就连站在一旁的宋子涵,也是惊的掉了下巴,长乐哪儿都变了,这唯一没变的就是她吃饭时的那股狠劲儿,跟无敌的饭量……想她小时候,也是这般模样,时过境迁,就算变成女孩子了,也还是改不了本性。真是为她未来的夫君感到担忧……三人皆汗颜。

    等长乐最后一杯酒下肚,她就已经再也不能吃任何东西了。因为她喝醉了,眼前一切都变得迷迷糊糊,身子软绵绵的,好想睡觉。这是她的唯一念头,于是放弃了脆皮鸭的最后一条腿,摇摇头,醉眼朦胧,只是感觉三人都把她盯着一般。于是傻呵呵的笑着,“你们看着我干嘛?吃饭呀,这桃花酒太好喝了,嗝,这,这脆皮鸭,嗝,也不错,嘿嘿?!币涣蛄撕眉父霰ム?,最后说完,往旁边一倒,林玉清眼疾手快的接住了,三人又皆松了一口气,生怕这公主摔地上了。

    “嘿嘿,玉清哥哥,你终于回来了,我好想你……”长乐往男人的怀里拱了拱,又傻傻的笑,接着就沉沉的睡去。

    之后三人也没在逗留,反正事情也说的差不多了,距离大会也还有那么几天,剩下的只要待在家里好好想想法子就成了,另外这饭是吃不成了,被燕长乐风卷云残之后,只剩下渣渣了,下次还是得先吃饭,后谈事??!

    这天唯一不完美的就是,当燕胤桦把燕长乐扛着回宫里时,吐了他一身,花花绿绿的,还夹杂着桃花酒的味道……属实有点难闻。

    于是被婢女梳洗过后的燕长乐舒舒服服的躺在她的大床上,白月光从窗外透了进来,她呀,梦里只有她的玉清哥哥。而燕胤桦呢,被她吐了一身,最后做了噩梦,梦里就是一直重复她吐酒时候的画面。另一边的林玉清则是领着他的书童宋子涵回家,早早就睡下了。

    今天的月亮,可真是又圆又亮??!

    第二天,长乐是在美梦中被吓醒的。

    本来在梦里与玉清哥哥卿卿我我,养鸭养鹅,还生了个大胖小子,过着无忧无虑的桃源生活,真是好不快活,眼见就要亲上那心上人的嘴唇,激动的不得了,谁知眼睛一闭一睁,竟是换了个人,惊吓之余蹦开老远,才看清刚刚那张大脸来自燕胤桦!

    只见他臭着一张脸,那眼神儿都能杀人了。长乐不敢直视,就往后退一步,想着拉开距离。谁想那燕胤桦也往前走一步,就这样一人一步走了半天也不见拉开距离。长乐不能忍了,想转身就跑,结果没随了她的意,燕胤桦几步一跨,便到了她的面前双手掐住了她的脖子,边摇边说,“我的桃花酒呢!还我桃花酒!你这个死丫头,那桃花酒可是花了我一锭金子呢!我掐死你!”

    长乐被掐的喘不过气来,更何况这摇的太剧烈,就快要晕过去了,好歹她求生欲还是挺强的,想了一大堆话,最后只能虚弱的说出,“再掐我,我就要吐了?!贝嘶耙怀?,吓得燕胤桦松了手,获得自由的长乐使劲呼吸着空气,虽然不知道自己为何突然蹦出这么一句话,不过好歹得救了,此时不跑更待何时?

    于是长乐就尖叫着跑开了,也不知道跑了多久,永远都是一个场景,燕胤桦还在背后追着。就在她嫉妒恐惧之际,头顶突然传了其他人的说话声,“长乐,快起床了!”

    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,请勿转载?。?a target="_blank">www.23sw.net)

公子,这段孽缘我续定了书友推荐阅读:

  • 以法律的名义,捍卫英烈荣光——聚焦英雄烈士保护法诞生 2018-08-21
  • 丰台:非遗进校园 初中生拍摄“北京绢人”动画短片 2018-08-21
  • 播报--内蒙古频道--人民网 2018-08-18
  • 深入把握数字创意产业“有核无边”特征 2018-08-18
  • 国家社科基金《成果要报》汇编(2010年) 2018-08-16
  • 习近平:在会见第一届全国文明家庭代表时的讲话 2018-08-10
  • 【着力整治群众身边腐败问题】明确任务 强化措施 吕梁全力整治群众身边腐败 2018-08-10
  • 468| 466| 698| 707| 758| 250| 663| 2| 947| 936|